行業新聞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行業新聞
傳統出版麵對新媒體需要新思維
文章來源:盈宏印刷    時間:2014-6-30
相關於報刊、播送、電視等傳統媒體,基於數字技術,網絡技術,挪動技術,經過網絡和電腦、手機、ipads等終端傳播的新媒體,以不時豐厚的表現方式,如電子書、手機報刊、網絡出版物、博客、臉譜網、推特網、微信等,疾速席卷全球。新媒體的呈現和開展,給傳統出版範疇帶來了宏大的衝擊。

  新媒體對傳統出版的影響

  新媒體傳播方式及特性,對傳統媒體產生了宏大的衝擊,尤以報刊、電視受衝擊最大。大量的電子報替代了傳統的紙質報刊,美國百年名報《基督教科學箴言報》和具有極大影響力的《紐約時報》分別於2008年、2010年中止出版印刷版報紙。大量電視節目遭到各種視頻、網絡電視的衝擊,以最受國人注重的春晚為例,不隻越來越多的人從網上收看,而且呈現了“叫板”電視春晚的網絡春晚,收視率頗為不俗。傳統出版業遭到的衝擊固然不如報刊、電視那麽大,但是也使眾多出版人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。由於新媒體正在一點點撬動出版的傳統觀念:

  ——改動閱讀習氣。新媒體條件下,人們越來越習氣於網絡閱讀。由於數字技術的支持,網絡閱讀能夠完成圖、文、音、影的有機分離,並且能夠停止評論、分享,還能夠停止個性化的設置、設計。這使受眾從單純的承受者變成了參與者,滿足了“親臨”的心理需求。同時,可挪動的閱讀終端,特別是手機,使受眾擺脫了需求一段完好時間、一個固定地點的限製。而且,由於智能手機的開展,完成了多功用合一,將替代原來的閱讀器,成為群眾閱讀的第一介質。

  ——改動信息采集。傳統出版業搜集客戶、讀者、選題等相關信息,耗時長、流程多、樣本有限。而基於新媒體技術,這些問題能夠得到有效處理。特別是經過新媒體的各種關係圈,能夠完成超細分。

  ——改動營銷方式。傳統的營銷方式多以登載廣告、簽售為主。在保存這些手腕的同時,新媒體能夠更快速、更大範圍、更有效地傳播信息,而且能夠吸收受眾圍觀、參與,構成互動,從源頭參與。比方從受眾中征集話題、征集書名、為封麵投票,等等。

  ——改動書寫方式。新媒體提供了一個縱情釋放個性的平台,網絡新詞匯層出不窮,表達觀念、心情常常快刀斬亂麻,一語中的。“微博體”是其典型代表,沒有長篇大論,以碎片化的方式使受眾在短時間內承受大量信息。

  ——改動銷售渠道。傳統出版業的銷售渠道為新華、民營兩大係統,後來又有了網店。隨著新媒體的開展,又呈現了微博銷售、微信銷售、PDF版收費下載等方式,使得銷售渠道、銷售手腕大大豐厚。

  傳統出版的應對

  傳統出版業麵對新媒體的疾速崛起、擴張,紛繁將數字出版提上議事日程,國度也將數字出版列為戰略性新興產業鼎力培植。但是,從目前的狀況看,與傳統出版業親密相關的範疇,開展並不理想。據《2012~2013中國數字出版產業年度報告》,中國數字出版產業2012年產值1935.49億元,比2011年整體收入增長了40.47%。其中,互聯網期刊收入10.83億元,電子書(含網絡原創出版物)31億元,數字報紙(不含手機報)15.9億元,合計57.73億元,份額缺乏3%。

  目前,很多出版社以為數字出版是傳統出版的一種延伸,或是新方式的傳統出版,隻是簡單地將紙質出版物的內容數字化,而疏忽了新媒體的特性。比方手機閱讀,假如隻是紙質書的電子版,那麽版麵的設計顯然與手機顯現屏的尺寸不匹配,形成閱讀的不便。所以,在新媒體一日千裏,不時快速開展的形勢下,出版社麵對數字出版,應該有新思想,至少應思索如下四點。

  一是重新評價產品。紙質圖書與數字出版並不相互排擠,但也並不一定重合。有些暢銷書一定是數字出版的好原料,而有些庫存書變成數字出版產品後,反而成為暢銷種類。

  二是重新定位產品方式。應該充沛應用新媒體的技術優勢,從選題籌劃開端就要思索到產品的全媒體、可互動等新媒體的特性,不能以傳統的圖書運作方式套數字出版。

  三是新的營銷戰略。出版社應應用現有的整體或某類產品的品牌資源,在新媒體上構成本人的關係圈,吸納優質“粉絲”,成為一呼百應的“大V”。同時,應用新媒體的優勢,到達超細分、超便利。

  四是重新定位出版社在數字出版鏈條中的位置。很多出版社將本身定位為內容提供商,可是從《著作權法》的角度看,圖書的內容屬於作者,出版社隻是在一定期限內享有內容的專有出版權和運用權。所以,出版社隻能是產品提供商、效勞提供商的角色。同時,為了與新媒體匹配,應開發具有特征的客戶端,並應有互動接口,在條件成熟時有支付接口。既然是提供效勞,首要的就是滿足需求,並且要經過恰當的途徑滿足需求,這樣才有可能完成價值、完成贏利。這就需求隨時關注、把握新媒體的演化規律。